当前位置:江山文学网首页 >> 逝水流年 >> 短篇 >> 情感小说 >> 【流年】软刺(小说)

【流年】软刺(小说)


作者:雪飞扬 游戏积分:0 防御:破坏: 阅读:965发表时间:2022-10-03 22:20:00


   巍巍连绵数百公里的太行山山脉走到乌龙镇这儿忽然随手一甩,甩出了一个橛子,便形成了几支太行山支脉,鸡冠山即是数支支脉中的一支。杨树拐村位于鸡冠山的半山腰。鸡冠山上土层薄脊,杂乱地长着、滚着的是各色各样、形态各异、丑美不一的黑石头。石头缝里钻出来的是荆条、远志、金菊等各种灌木、杂草。其中有一种叫作金枝的灌木上长着一种刺,这种刺非常怪,一旦扎进肉里,居然自个儿会往深处钻。刺长长的、软软的,咋一扎进肉里,极不易被察觉,不疼不痒,等过几天才慢慢地有了疼的感觉,但是不是那种尖利的疼,而是钝钝的、绵绵的疼,人们一般也就不当回事,等再过一段时间,疼痛便会加剧,这时候才想起来去挑它,已经不容易了,它早已不知不觉钻到肉的深处,找不到它的影子了。但是却时不时地让你刺疼,就如被毒蚂蚁咬一般,疼得钻心锥骨,却又无能为力。后来大家都听说,倒也不是没办法把它弄出来,办法有,但是就是动静大了点,比如,去医院里做个小手术,把肉掰开,就能找到它。然而,谁又轻易去医院动刀子呢?大家就那么忍着,平时也不怎么疼,只是遇到天变时比较难受罢了。庄里人皮实,也就都这么忍过来了。
   平时大家上山都处处留心着,躲着这种金色的、耀人眼目的,被当地人叫作“软刺”的难缠东西。但是还是时不时就有人就被它缠上了。
   大女儿一平上火好些天了,一直嚷嚷着喉咙疼,凌淑贞早上起来便背上?头,提了篮筐上山,向着一个叫鸽子岩的地方走去,那里有很多野生的中药材,其中,地黄、蒲公英之类有去火败毒效果的药材更多。
   鸽子岩在鸡冠山的东南半山腰上,这里地势比较特殊,在陡坡上忽然开辟出一大片开阔地来,一股筷子粗的清泉顺着中间的小石沟汩汩流淌。地上土层比较厚,稀稀拉拉长着一些山楂、李子树,地黄、蒲公英等一些野生药材就混杂在树下的杂草中。
   凌淑贞飞快地抡着?头刨着,还有很多活儿等着她呢!花生、棉花、红薯,都还没有栽种完,需要抓紧时间,太晚的话就会影响收成。尽管她的两只手从天明一直忙到天黑,还是顾了这头顾不上那头。
   自从生了三女儿三平,村里管计划生育的人便天天上门催结扎,由于身体原因,凌淑贞不能进行结扎,只能丈夫万小林去做结扎手术了。可是,婆婆哭得鼻涕一把泪一把的,说小林做了结扎不但等于把我万家的香火断了,还有可能废了,残疾了,以后会腰疼、干不了重活,甚至会做不了男人……婆婆跟村里所有她这个年龄的人一样,都认为女人为婆家生个延续香火的男孩才是头等大事,如果续不下香火,那真不亚于要了他们的命。凌淑贞对延续香火的事虽然没有婆婆他们这辈看重得这样严重,但骨子眼里也还是认可的。
   最后夫妻俩一商量,走为上,躲不过,那就跑呗,等以后寻着机会再生不迟。不知不觉,万小林已经出去躲快三年了。三年来,凌淑贞像头驴一样,不停地拉着家庭的这盘磨盘转,才刚刚三十岁,鬓角的白发就已经白森森的了,风一吹,舞动在灿烂的阳光里,像极了某种故事的引子。
   她那双手被背后的活儿催得像上足了发条的机器,随着?头不停地舞动,脚边的篮筐里已经葳蕤地躺满了蒲公英和地黄。
   事后,她怎么也想不起那根软刺是什么时候,用哪种方式刺进她的手掌的,反正是那天回到家后右手掌那儿就开始刺溜刺溜地刺疼,她心说,不好,一准是被软刺给刺中了。
  
   二
   “各位村民请注意,各位村民请注意,吃过早饭请到宋村西头宋村水库集合,各家领自家的义务工任务,要尽快完成……”一大早,村委会的高音喇叭就像催命似的催个不停。
   凌淑贞一一给三个女儿穿上衣服、洗了手脸,再一一给她们梳头、舀饭……等凌淑贞忙完一切,匆匆往嘴里呼噜几口饭赶到宋村水库时,抓阄已经结束了,村小组长领着她,指给她她家需要起土的位置。
   只见整个水库里,大家铲锨?头飞舞,干得热火朝天,嘴里面还不时飞出一些个浑的、素的笑话。
   凌淑贞走到自己家分的那高高鼓起的土岭子上,便埋头干起来。用?头筑一下,再用锨铲一下。别人家都是好几个人,公公,夫妻,一人筑,一人铲,一人用小推车往出运,半天下来已经消去很多,凌淑贞这块儿便显得格外突兀起来,高高鼓起的土岭子在正午的阳光下显得格外醒目、刺眼。旁边临着的人们便你一言,我一语地开起了玩笑,淑贞啊,咋老也不见你家小林回来了,莫不是在外面找了二奶?小三了?现在这个不是很盛行嘛!凌淑贞的脸微微地红一下,随即笑着说,任他谁找,也轮不到我家万小林啊,那些个二奶、小三可都是去给有钱人当的哟,我家小林有什么,除了计划生育罚款留下的一屁股外债,谁给他当小三?除非瞎了眼!凌淑贞嘴上这么说,其实内心里却不是这样想的,她有足够的自信,她相信她的万小林就算成了千万富翁也绝不会做出什么养二奶、小三的事来。这可说不好哦,有句话怎么说来着?最放心的男人往往却是最危险的哟!人又接着说,凌淑贞便打着哈哈,随他吧,只要他有这个本事。
   凌淑贞和万小林都是杨树拐村人。凌淑贞的妈妈和万小林的妈妈都是宋村的闺女,是好姐妹,当年一起约定嫁到杨树拐村。婚后,俩人还像在娘家当闺女时一样,好得比亲姐妹还胜几分。巧的是,俩人还是同时怀孕,姐俩就开玩笑说,如果生的是一男一女就结为亲家,如果是俩男孩或者女孩就让他们结拜为兄弟或姐妹。
   刚进入九月,万小林便迫不及待地率先来到了人间,仅仅隔了两天,凌淑贞也降生了,俩姐妹就笑,俩小东西都不够月数,也不知这是怎么了,像约好了似的,急着赶来了。至于儿女亲家的事,姐俩倒也没有再怎么提起,只是在相互不断的交往与走动中,万小林和凌淑贞不知不觉就走近了,等两个小人分别向家里提出结婚时,俩姐妹才惊呼,有时候的玩笑居然会一语成谶啊!还好,两家条件相当,两个孩子自身的条件也相当。于是,俩人就在家长的操办下,小小年纪就结婚了,婚后当月,凌淑贞就怀孕了……想到这儿,凌淑贞的脸不觉一热。大约新婚夜里就怀上了吧,万小林像个小豹子似的,动作凶猛有力,喉咙里咕噜咕噜怪叫着,那架势恨不得把凌淑贞吃了才过瘾。凌淑贞从开始的躲闪、害怕、疼痛到后来的不由自主地迎合、喜悦、欢畅……那是怎样的美妙的夜晚呀,俗话说良宵一刻值千金,事后,小两口相互抱着嘻嘻笑着相互打趣,这可不是仅仅值千金了,说值万金也不为过啊。
  
   三
   正午的太阳白刺刺地悬于当空,一波一波的热浪向凌淑贞扑过来。凌淑贞甩一把咸津津的汗水,再接着筑、铲、推。湖蓝色的褂子上涂画着横一道竖一道或深或浅的白色条纹,在阳光下泛着刺目的光。
   大多数人已经下工回去吃饭,有的已经完成任务,有的尚且留了一点点,准备下午再来,只有寥寥几个单薄的身影还在不停地挥动?头,这几个人基本上都是男人出门打工,家里没有帮手。她们面前的土岭子无一例外地鼓突出来,像极了正值叛逆期不服管教的孩子,突兀的、固执的、带着某种嘲弄意味的……
   还不下工吗?可以回去吃了饭再过来啊。是村里卖油条、糖糕等熟食的王水,一跛一跛走过来了。凌淑贞没停手里的活儿,答了句,再挖一会儿吧,还不算迟……
   王水小声地哎了声,下来,抡起?头,只见一道白灵灵的明光闪过,?头刃吃进去很多土块儿,他往怀里轻轻一拉?把,一大坯子就秃噜噜地滚落下来。几?头下来,下面已经一大堆土层了。凌淑贞边使劲儿往小推车里铲土,边说,哎,你看,又劳烦你,多不好意思啊,你下午不是还要炸油条吗?赶紧回去准备吧!王水笑笑,也不说话,只管不停地抡?头。
   王水比凌淑贞略大几岁,当年因为脚步略微的残疾,当地不好寻媳妇,家里人便从贵州给他买来一个。那媳妇眉眼俊俏,眼皮子活泛,在家里啥都干,王水的老母亲天天高兴得眉开眼笑。背地里跟好姐妹说,都说外地买来的媳妇好吃懒做,还光寻着机会跑,你看我们家小琳就不是她们那样的。手脚那叫个勤快,这不,都来了半年了,也没见动什么跑的心思啊!好姐妹提醒她,别急着下定语,往后再看看吧,有的生了好几个孩子的还跑掉了呢,何况她一个也还没生养,王水母亲撇起嘴,不愿意认同她的话。哦,对了,这结婚都半年了,也不见你家小琳怀孕,会不会有什么猫腻呀?我可听说有的偷偷吃着避孕药,不怀孕,随时准备跑呢!不会的,我家水儿和小琳两口子好着呢!平时吃个饭,在我们面前也不避讳,她还给我家王水夹菜,水儿长水儿短的,叫得可亲了,平时在院子里俩人也是嬉嬉闹闹的,年轻人,也不避讳我们,看着就好得不得了。越是这样越要当心哦。我心中有数……
   俩老姐妹对完话没几天,王水的媳妇便不见了踪影。小两口还像往常一样,勾肩搭背地一起坐公共车去集上赶集,在人群里转了几圈,就成了王水一个人了。他急得像只掐了头的蚂蚱,在人堆里疯了似的到处窜来钻去地找,直到找到日落西山,直到集上的人影寂寥,直到摆摊的都收摊回家,也没有再见到媳妇的影子。老母亲因此气得一病不起,几个月后便去世了。
   买媳妇花掉了他全部积蓄,从那以后,他就断了再找的念头。一个人专心炸油条、卖油条。王水心善,手里有活便钱,常常没少资助村里那些没钱上学的,孤儿寡母的人家,但凡哪家有困难,他甚至主动送上去。农活上,也常常出手帮人,由于凌淑贞家的地跟他家比邻,农活上帮持得也就更多些。
   ?头在王水手里一番挥舞后,尽管凌淑贞不停地往小车里铲,地上还是堆起了小山样的土。王水便又拿起锨和凌淑贞一起往车里铲,他的锨面积大,每次铲得多,速度又快,几下就把地上的土铲完了,小车两边的车筐里堆得高高鼓起了小山头。凌淑贞赶紧拿起车襻准备往肩头搭,王水连忙接过来,我来,声音很轻,却极有力量,透着不容置疑的质地。他连凌淑贞赖以架起车的车襻都没有搭,只见他两只猿猴一样的长臂架起车把,一挺身子便起来了,跛着的右脚快速地往前点动着,犹如在路上加盖一个个时光的印章。
  
   四
   阳光正好,凌淑贞正从婆婆屋里抱出被子晾晒,闺蜜小雨咋咋呼呼跑了进来,淑贞,淑贞!急头红脸,一叠连声的。一看婆婆在旁,愣了一下,说,我要腌萝卜条咸菜,萝卜条晾开了,不知道成啥样就行了,你快去帮我看看好了没。淑贞拿眼跟她交换了一下眼神儿,知道她不想让婆婆听,便紧着把婆婆屋里的被子都取出来晾晒好,俩人一起来到小雨家。进屋,小雨就关严门,一脸严肃地说,淑贞,你家小林多久没回来了?淑贞说,多久,至少有半年了吧,还是快要收麦子时,我想让他在家住几天等麦子熟了,帮我收完麦子再走。他说工厂里不让请假,这还是托关系硬请了三天假呢!怎么了,你快说呀,绕这么大的弯子干啥嘛!
   傻妮子,我看你就是太老实了,你觉得这样正常吗?三十如狼四十如虎,你们正是如狼似虎的年纪,他一点也不留恋你,你就没觉出异常?凌淑贞红着脸说,死妮子,说啥呢,谁天天惦记那事呢,你当都跟你跟你家小海一样,天天生猛得如狼似虎样的。
   小雨也不生气,正色道,我家小海今天去县来,在街上看到你家小林了。看到他有啥,就一个小县城,遇到同村一个人还不容易?傻啊,他抱着一个小男孩,一个年轻女子挎着他的胳膊,你觉得正常吗?
   凌淑贞只觉得眼前一黑,差点跌倒,她稳了稳神,故作镇定地说,别乱说,也许是小海看错人了呢!你就装吧你,傻萌子一个!气得小雨口不择言。
   凌淑贞别过头,强忍着在眼眶里打转的泪水,带着哭腔,轻声说,你别说了……
   我别说了,我别说了就没事了吗?你看人家都把孩子都生出来了,你还装!
   忽然,凌淑贞一下扑到小雨怀里,呜里哇啦大声哭了起来,小雨轻轻地拍着她后背,说,淑贞,有委屈就哭出来,你给我说,是不是你早就知道?凌淑贞哭了一通,才慢慢停止下来,抹着那依然止不住的如流水一样的眼泪说,早就听到一些闲言碎语,一来我确实不相信,二来也不愿意去相信。他出去一年后就不怎么往家里拿钱了,回来得也越来越少,后来干脆连过年都不回了。公公婆婆曾经为此给他打电话,让人给他捎信儿,他回来时,他们也说过他……
   眼泪解决不了任何问题,只会让人看不起。小雨冷静地说。
   凌淑贞和小雨从小就是要好的姐妹。但是两人的性格截然相反,是互补型的。凌淑贞娴静、稳重、老实厚道。小雨则活跃、泼辣,敢作敢当。
   淑贞,收起你的眼泪,挺起你的脊梁,冷静地想一想下一步怎么走吧,要我说直接离婚吧,你才三十二岁,完全可以再找个好的安心过日子。至于女儿们,你可以带走最小的,两个大的反正那么大了,可以顾住自己了,留在她们爷爷奶奶身边,也吃不了多大亏的。
   让我想想……
  
   五
   日头已经升起很高了,女儿们一个个已经都去上学了,凌淑贞还没起床。这是凌淑贞嫁到万家十多年来,从未有过的事。每天都是凌淑贞早早起来做饭、喂鸡、喂猪,上地干活。等公婆和孩子们起来,饭已经做好,熟食也烙好或者蒸好,只等大家梳洗完,凌淑贞便手脚麻利地摆好小饭桌,把一家人的早饭一一舀好,摆到桌上。只等他梳洗完坐下来吃。

共 10925 字 3 页 首页123
转到
【编者按】小说开篇极力渲染一种叫作金枝的灌木上长着的一种刺刺进人体的那种难受,而本文主人公凌淑贞的婚姻生活正遭遇着这样一种软刺,让她难以忍受,却不得不忍受了二十年。丈夫为躲避计划生育逃走,出轨,不再管凌淑贞母女的生活,凌淑贞一个弱女子扛起了耕种收获,养育孩子,照顾老人的重担,还得忍受丈夫带来的心灵伤害。小说似电影一般,一幕幕展开凌淑贞遭遇的困苦,让人为之难过,又钦佩她的隐忍。闺蜜的支持,王水的帮扶,让她守得云开见太阳,三个女儿都有了出息,大女儿婚宴上,她终于决定为自己活一把了!小说借物寓意,以“软刺”为题,一语双关,写出了一位女子为孩子做出的牺牲,她历经二十年忍受刺心的疼痛,只为了孩子有一个完整的家,有个良好的成长环境。小说将中国女性的隐忍,坚强,富有牺牲精神描绘得淋漓尽致。结尾给读者做了留白,让读者猜测女主角婚姻上挑出“软刺”之后,情感将走向何方。很有看头的小说,耐人寻味,倾情荐阅!【编辑:风逝】【江山编辑部?精品推荐202206030002】

用户名:  密码:  
1 楼        文友:风逝        2022-10-03 22:22:39
  飞扬妹妹的小说越来越棒,让人读之不由自主沉浸其中,为主人公的遭遇或愤怒,或叹惋,或揪心……文笔沉稳,场境描写真实生动,很有带入感。
心有多大,舞台就有多大。
回复1 楼        文友:雪飞扬        2022-10-03 21:17:56
  姐姐好!都是你审得认真,按语拔得好,才有幸成精,多谢姐姐!给你敬茶。
   去年冬天疫情期间,在家里使劲儿想东西写,想到一个故事就延伸着编了一个,呵呵。
   我们当地还真有个凌淑贞这样的女人。
2 楼        文友:风逝        2022-10-03 05:46:21
  题目起得好!象征意味那么贴切,生动。
心有多大,舞台就有多大。
回复2 楼        文友:雪飞扬        2022-10-03 21:18:27
  嗯,姐,这个题目我倒真是费了点脑子。谢谢姐姐的懂得!
3 楼        文友:纷飞的雪        2022-10-03 17:43:08
  品文品人、倾听倾诉,流动的日子多一丝牵挂和思念。
   灵魂对晤、以心悟心,逝水的时光变得更丰盈和饱满。
   善待别人的文字,用心品读,认真品评,是品格和品位的彰显!
   我们用真诚和温暖编织起快乐舒心、优雅美丽的流年!
   恭喜,您的美文由逝水流年文学社团精华典藏!
   感谢赐稿流年,期待再次来稿,顺祝创作愉快!
只是女子,侍奉文字。
回复3 楼        文友:雪飞扬        2022-10-03 21:18:55
  谢谢亲爱的雪,谢谢流年。
4 楼        文友:闲云落雪        2022-10-03 17:39:17
  小说开头介绍“软刺”这种东西进入人身体后给人带来的绵长的痛苦,以此点明凌淑贞所遭遇的身心创伤是一种那么漫长而又深重的痛苦,可她为了孩子和公婆,选择了隐忍,这是多么艰难的选择。当她终于决定挑出这根长进身体的刺,结束长达二十年的无爱婚姻,我由衷地为她长出了一口气,这个女人为家庭的牺牲是多么巨大。祝贺飞扬又出佳作。
回复4 楼        文友:雪飞扬        2022-10-03 19:47:11
  谢谢姐姐又来鼓励我,想起一个身边的故事,就给它加了加工写出来了。文中的淑贞基本就是这样做的,只是后面的离婚情节和那个王水的故事是我添加的,现实中的淑贞最后也不知道怎么了,有没有离婚。每次写时都想写得有个性有特点的,结果却常常事与愿违,呵呵。再次谢谢姐姐,给姐姐敬茶。
5 楼        文友:梅子青        2022-10-03 16:21:20
  这确实是根软刺,让人欲罢不能。自古以来,女性就要承受更多不幸,男女平等已经提倡了很多年,但很多人,尤其是女性自身还走不出这样那样的束缚。故事很吸引人,是现代生活中常见的现象,虽然表现形式不一样,但本质类似。
旧书不厌百回读,熟读深思子自知。
共 5 条 1 页 首页1
转到
分享按钮
电竞怎么样 极速快三点 代理体育用品如何发朋友圈 开云 怎么赚钱 视讯平台
代理体育彩票大概需要多少钱一个 足球外围代理靠什么盈利 线上平台可以买 电竞代理平台 怎么代理彩票店
彩票代理商是不是跟平台一伙的 足彩 赚钱么 皇冠联盟电商平台加盟代理 买球赚钱 王中王呢
快三 找谁做代理 福利彩票的 足球代理人 快三代理中心 视讯好做